《冰之下》导演:保持警醒的人凤毛麟角,黄渤是一个_

《冰之下》导演:保持警醒的人凤毛麟角,黄渤是一个_

2017-10-23 21:37

时光网:黄渤和小宋佳这两个人物有被剪掉的前史吗?

蔡尚君:每个电影都有它自己的观众和市场,就是有多有少的事。我产量比较低,也不想做那么职业化的导演,什么戏都拍,还是想做一些我认为有价值的东西。如果没那个条件,那就换个形式,现在手机都能拍了。如果这也不行,那就不拍,还有戏剧、小说、剧本呢,有很多形式都可以表达自己。

时光网:换成小宋佳之后感觉怎么样?

蔡尚君:我也不知道,都有各自的原因,我觉得还是缘分,就跟谈恋爱似的,缘分到了就能走到一块儿。

蔡尚君:其实并没有特别刻意,我还尽量在淡化呢,但是生活里这些确实是存在的,我只是想说在泥沙俱下的生活洪流里,还有一些不同生活方式和人生状态。只是结尾用了大宝法王《狮子吼》,我觉得在这么一个时刻需要一个警醒的狮子吼般的力量,大宝法王是非常慈悲的,有智慧的,放在片尾是一种声音,一种回响,希望我们活得更有质量。

时光网:《冰之下》无论片名还是剧情,都有很多晦涩难解的地方,你的创作初衷是什么?

蔡尚君:我作品里的女性角色比较少,这个角色反而是我个人最喜爱的。在一个作品里,如果有一个光源的话,《冰之下》这束光源就来自于小宋佳饰演的冰冰,这个女人在生活上是一个非常果敢的、决绝的人,是我内心最欣赏的一类女性形象。一个人在某一个阶段的行为并不能构成对这个人整体的判断,她在某一时刻跟黄渤演的王海波走在一起,是因为他们在命运低谷的时候相遇,需要互相慰藉,其实这个女人一直最清楚自己要什么,她在那一刻被无名的一种力量、被命运淹没,跟黄渤走到一起的时候,她这个光其实是照亮了黄渤和他周围的人的。于是黄渤本能地扑向这个光源,但是这样的光源对黄渤这样的人来说,是一种刺伤和伤害,在相互的权责和纠缠里面,各自都有提升。所以我不认同这种观点。

我们剧本那时候也出来了,在找演员,也是跟他沟通了好几次,他说你等等,我现在想做我自己那个戏,估计够呛,但是他确实又喜欢这个人物,所以在10月,正好有一个空档,就接了。波哥这个角色跟他以前演的喜剧形象不太一样,在表演上是做减法,演这个人不需要太多表情和方法,更多是内心的变化。所以我觉得黄渤愿意挑战自己这点很难得,因为对很多人来说,最保险的还是重复自己。

《冰之下》是蔡尚君继《人山人海》后,作为导演阔别6年的又一新作,也是黄渤当年荣登“几十亿帝”后激流勇退、休假一年后参演的第一部电影,讲述了一个发生在中俄边境,关于爱情、犯罪、欲望挣扎以及自我救赎的故事。在官方放映当天,记者采访了导演蔡尚君,那时他就对黄渤充满信心。

蔡尚君:对,不会再改。我觉得每部电影都有它各自的节奏、性格,《冰之下》是一种被遮蔽的欲望、隐藏的情感、内心的罪恶,但它在一年一年的冰释、融化、苏醒,你想一块冰也不是马上就能融化的,所以可能还需要一点点时间。

蔡尚君:我前三部好像间隔都比较长。可能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生命节奏和创作节奏吧,创作还是跟自己的生活相关的,我一直不觉得自己一定非得是一个职业导演,非要拍多少电影才行,能拍自己最喜欢的、认为对的就可以了。但是下一部可能节奏会快一点。

黄渤获影帝

时光网:感觉这部电影有很多隐藏的东西你并不想点透,《冰之下》的片名也是想让观众自己去挖掘。

时光网:所以结尾的老虎寓意是什么?

原定和黄渤演对手戏的人选是汤唯

蔡尚君:我觉得非常好,一开始制片人也纠结了好久,我和制片人都觉得小宋佳最适合,但有时间问题、还有一些投资人的干扰等等。最后证明,这个选择是正确的。因为她是东北人,在最近的一些作品演出中表现的状态也是最好的。一个演员,不仅仅是样貌,最重要的是得有审美、有认识,这决定了一个演员能走多远。

时光网讯 作为上海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影片,虽然很多人对蔡尚君的新作《冰之下》存疑,但男主角黄渤的表演却受到好评,而昨晚金爵奖现场也传来捷报,黄渤如愿拿下影帝。电影讲的是一个小人物的沉沦,用蔡尚君的话说就是,一个人想要变成好人是非常难的,即使有一束光照亮灵魂,但也转瞬即逝。

蔡尚君:没有,他们俩就是在超市认识的,那个时候对于这样两个处于命运低谷的人来说,不需要认不认识,不重要。

时光网:从《人山人海》到《冰之下》已经过去6年,大家都说你太低产了。

黄渤、宋佳片场工作照

时光网:当时是怎么说服他的?

蔡尚君:这个……肯定我们考虑过若干个人选,但能否合作是缘分,有各自的因缘际会吧。

《冰之下》海报

蔡尚君:这个故事简单来说就是,一个人想变成好人是非常难的。在一个人的生命旅途中,即使有一束光瞬间照亮他的灵魂,但也转瞬即逝,灵魂的沉沦是常态,一个人自我灵魂的提升非常艰难。也就是黄渤饰演的波哥这个角色。大概是13年秋天聊剧本,做了两年多。我是做戏剧出身,拍电影比较注重个体感受,与命运勾连。那时候黄渤不想接戏了,他要筹备自己导演的作品,一直沟通了半年多,才同意出演这个底层混沌状态的小人物。

时光网:之前你好像说是因为审查导致作品不是很高产?

蔡尚君:其实对观众来说,你觉得是什么它就是什么,它可能不是一只老虎,或者你认为是别的,都不重要,还是看每个人的感受。

《冰之下》主创

时光网:目前这版是最终上映版本吗?

蔡尚君:影帝得是男主角,戏份必须够,有更好的人物呈现,小沈阳在《冰之下》里还是一个配角,但是他的能力是有的,希望有一个好戏,能够有缘分跟他合作,他一定有可能拿影帝。

时光网:电影里也出现了一些宗教元素,比如俄罗斯的东正教、中国佛教等,用意是什么?

蔡尚君:我没说过,这个必须解释一下,不然误会太大了。其实全世界都一样,从来没有不受限制的自由,只是说在现有环境下,我们能够相互影响,在沟通、在进步,大家在努力寻找边界的界限,一点点拓宽。加上我们也在立法,慢慢走向正轨。但创作还是跟你自身生命节奏和创作节奏有关系,跟审查没关系。

蔡尚君:对黄渤老师这样的演员来说,他的片约太多了,那一年他成了“几十亿帝”,但他特别想休息一下、调整一下自己,这说明他是一个对自我成长非常理性、清醒的一个人。一般人在成功和利益面前容易被淹没,或者是在某一个阶段很享受,在这种状态下能够保持警醒的人已经凤毛麟角,所以黄渤才能有进一步上身的空间。

时光网:你觉得他离一个影帝的演技还有多远?

创作跟生命节奏有关,跟审查无关

时光网:女主角小宋佳这个角色考虑过汤唯?她没接?

时光网:能谈谈汤唯拒绝的理由吗?

蔡尚君:小沈阳给我的惊喜特别大,我一直觉得小沈阳是非常好的演员,只是可能在某一类型里面被观众误读或者定型,他没有遇到更好的机会。以前有个朋友的戏,我和刁亦男都力荐小沈阳演,其实不关我们的事,但大家都有直觉判断,他一定能演得比现在那个演员精彩。

时光网:你现在拍电影会做一些妥协吗?更偏向商业或者观众喜好?

时光网:这次小沈阳表现很出彩,不同于以往他任何一个角色。

蔡尚君

蔡尚君:是是,我们可能在剧本阶段就偏向于文学那种表达,在拍摄和剪辑的时候,我也在尽力变换这个东西。我不太喜欢由一到二再到三那样简单的逻辑,好的电影应该是相互作用。可能我把第一个事情放在这,在第三处才提到原因,需要这样自我的勾连,所以这个电影需要更多的智力投入。

时光网:因为和黄渤有几场激情戏,有些人认为这个角色沦为了性工具,你怎么看?

《人山人海》